白斩鸡咯咯叫

咯咯咯咯咯!

念仓鼠,甚悲痛

虎落平阳被犬欺,落毛凤凰不如鸡。

仓鼠丢球不如意,捧着尸体哭唧唧。

军师淡然问何事,哭的累了没力气。

将军好奇把头凑,指着那鼠笑嘻嘻。

主公何时养的鼠,战场岂容它游戏。

愤然拍桌要辩驳,军师急忙说主意。

干脆挖坑埋尸体,立个小碑算思念。

转念一想没异义,当即拿枪挖坑去。

将军飞跑来阻拦,主公把枪还我来。

笑眯双眸说不依,长枪堪比挖掘机。

不想仓鼠放下地,嘭地一下炸开来。

三人吓得往后退,仔细一瞧那仓鼠,

生出小球千千万,满面苍白呼神奇。

正巧项羽城下来,高唤将军出城去。

将军瞧我就一笑,捏着仓鼠往下扔。

阻拦不成来不及,轰的一下——



评论(3)

热度(60)